Q
群飞学术
unfei academic
群飞新闻
首页 >> 群飞学术 >> 群飞新闻

雕塑何以真实

2012-4-11    来源:本网站    

 前不久,在龙岗的一个雕塑方案评审会上,又遇到了真实性的问题。

因为工作关系,多次和历史学家、文物专家一起讨论历史题材雕塑的创作方案。学历史的和学艺术的碰到一起,总是要纠缠一个老问题,在“历史的真实”和“艺术的真实”之间,孰轻孰重?



其实,这个问题早在古希腊时期,亚里士多德就谈到了。他说,历史学家所叙述的,是已经发生的事,而诗人所叙述的,是可能发生的事;历史学家叙述的是个别的事,诗人叙述的则是具有普遍性的事;显然,亚里士多德为文艺创作的想象和虚构开了绿灯。

文艺思想史上,还有一派是抬历史、贬艺术的。柏拉图也是个大哲学家,但他鄙视艺术。他的理由是,艺术是对实际事物的模仿,不过是它的影子,而影子的真实程度当然不可能超过实际事物本身。

有趣的是,这种古已有之的争论,从未止息,它总是以各种方式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

在那次雕塑方案评审会上,有创作者画了一组反映龙岗地区历史题材的雕塑草图,其中一件是“东纵北撤”。抗战胜利后,国共签订“双十协定”。共产党同意将南方八个解放区的部队撤到陇海路以北。1946年6月30日,东江纵队及其他兄弟部队2583人,在深圳大鹏沙鱼涌乘坐美国运输舰撤离广东,远赴山东烟台。

对于这样一个历史事件,创作者按照惯例,只能依据有限的资料和历史知识进行“合理想象”,结果在草图上,沙鱼涌的东纵北撤和“十送红军”没有什么大的区别,无非是一些战士们与老百姓依依不舍的场景。

在场的历史学家和文物专家对此提出了许多细节问题,例如建筑、景物、人员服饰、武器装备等等;例如,第一次听说东江纵队的军帽是五角帽,而不是想当然的八角帽,总之,专家主张要严格按照历史原来的样子,还原东江纵队北撤的场面。甚至某些真实的历史人物,都要按照片塑造出来。

不过,若要完全忠实历史,问题也不少。当时的北撤是在国民党军队的监视下进行的,有许多国军官兵活动其中;另外,想把事件交代清楚,画面中出现美军登陆舰,就一目了然了。可是,专家们又不主张让这些内容在雕塑中出现,这又无意中应和了雕塑的“正面性”这个老传统。囿于习惯看法,历史学家也默认了雕塑可以有一些不完全照搬历史的特权。

更有颠覆性的是来自亲自参加了北撤的东纵老战士的回忆,他们所说与眼前的雕塑草图几乎没有相关之处。当时北撤的东纵部队没有军装,没带任何武器,就是一身老百姓的打扮。这位老战士从参加东纵起,就没有戴过什么五角帽,也没有军装。当时美军登陆舰离岸很远,他们是涉水上去的,登上船,身上湿淋淋的,国民党军医抓住就打防疫针……

如果根据老战士的回忆,严格地回到历史真实,这雕塑怕是做不成了。东纵北撤,目前尚有目击者,那北伐呢?辛亥起义呢?鸦片战争呢?那些历史题材的文学、绘画、雕塑,是以什么作为创作依据的呢?

其实,就是同一个场面,不同目击者的描述也会不同、甚至相反。如果问当时的各方,他们的说法一定有异,谁说的更真实呢?

对过去而言,历史和艺术都不过是一种想象和建构的方式。

dESIGN BY:WEETOP.COM
Copyright (C) 2012 Qunfei Culture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.
ICP:12084739